春溪月

正泰 《兔子耳朵摸不得》

哇超可爱

随便叫个啥:

田柾国有一个秘密。


不是什么问滥了的身高体重,也不是什么让人充满想象空间的三围尺寸,更不是什么私下里不能说出口的兴趣爱好。


可是最近他觉得这个秘密快要保守不住了。


现在正在赶去签售会的车上。


田柾国坐在后座角落,对着手机黑下来的屏幕,满脸郁闷。屏幕中倒映出来的,除了他那张因为密集的行程而变得疲惫的脸以外,还能照出头上顶着的那对耷拉下来的兔耳朵。


是的,兔耳朵。


那双耳朵可不是签售会上饭们送的那些发箍或是小夹子,而是货真价实毛茸茸的兔子耳朵。


外面是细软的白色毛绒,里层因为更贴近血管从而呈现出一片淡淡的粉红色。紧张的时候耳朵尖都会立起来,而舒适惬意的时候就会时不时轻轻抖动,又或者是像现在一样同主人黯淡的心情一般微微垂落下去。


这就是田柾国的秘密。


18岁生日那天除了接受到家人的祝福以外,哥哥还语重心长的嘱咐道,"柾国啊,成人以后有可能就藏不住耳朵了哦,一定要小心。"


是啦,他们这种兔子精在成年后就会在喜欢的人面前露出耳朵。自己照镜子当然也能够看到,但是并不会影响到日常生活。


从出道开始,田柾国就因为那两颗兔牙和可爱的模样被饭们叫做兔子。他虽然不反感那些姐姐们充满爱意的昵称和尖叫,但还是更希望自己更有男子汉气概。所以才会努力的锻炼健身,花更多的时间泡在健身房。结果,她们开始叫他肌肉兔子。


田柾国无法否认自己兔子的身份,却也不情愿老被人那么叫着,让他总担心会被人识破。


他挠挠兔子耳朵,毛毛的、暖暖的,如果用作冬天的手捂应该会很不错。当然在别人看来,他就只是在摆弄头发而已。


签售会现场果然又来了很多饭,田柾国脸上挂着笑容一位一位的签名,间或回答小纸条的问题或是跟眼前的人抓手、打招呼。


但是,为什么又收了这么多的兔子耳朵。田柾国哭笑不得的接过来说了一声谢谢,顺手放在了一边。然而眼前这位饭,期盼的眼神太过强烈,田柾国无奈的笑了下,接着把那顶发箍戴到了自己头顶。


看吧看吧,就是因为老是收到这样的东西他才会提心吊胆的觉得秘密不保。


首尔的气温已经很低,走出会场往车上移动的时候空中一直飘着小雨。这样耳朵会被淋湿吧,田柾国这么想着,然后拉起了羽绒服外套上厚重的帽子。


肩膀突然被人按住,"柾国啊,走快一点,好冷好冷。"


不用回头都知道是金泰亨。田柾国点点头,帽子没有戴的太稳,随着他的动作又滑落下去,刚好盖到金泰亨的手上。"哇,果然帽子下面是最暖和的。"


"是,是哦。"田柾国回答着,觉得头上的耳朵好像突然开始升温了。


金泰亨是队里精力最充沛的那个。


保姆车上的大家要么直接陷入睡眠,要么就是闭着眼睛休息,金泰亨坐在中间那排,前前后后的看了一圈,最后凑到靠窗边田柾国的身边。金泰亨盯着对方突然笑了,伸手扯掉田柾国的耳机,"呀,你怎么还戴着那个兔耳夹。"


田柾国眼神迷茫的扫过金泰亨,"啊?"声音里是浓浓的倦意。


"我说你,"金泰亨一下顿住,"诶,我好像看花眼了。"说完揉揉眼睛,"回归好辛苦,我这是产生幻觉需要看医生了吧。"


田柾国这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对方在说什么。他不敢直接伸手去摸,尴尬的转头对着黑漆漆的车窗照了一下。耳朵上的绒毛都被吓得炸起来,活脱脱大了一圈。


金泰亨看他不说话,有些郁闷的扯扯他的脸蛋,"你怎么傻乎乎的。"


"困。"田柾国心虚的坐回去,决定要好好问问哥哥应该怎么解决耳朵时不时就被人看到的问题。


"回去早点洗漱睡觉吧。"金泰亨笑眯眯的把头靠在对方身上,"允许你晚上用我们房间的浴室。"


田柾国点点头,"谢谢哥。"


金泰亨擦着头发推开房间门的时候,田柾国还趴在床上拿着自己的手机。他走到床边,很自然的拍了拍田柾国的屁股,"还在玩游戏嘛。不是说困了,要早点休息?"


田柾国连忙把手机屏幕压倒,锁上。"我,我,我这就去。"


金泰亨狐疑的打量着他,"最近好奇怪,做什么都偷偷摸摸的。田柾国,你是不是恋爱了?"


"没有!"田柾国迅速的回答,可惜慢慢开始变红的脸让他的答案非常没有说服力。


"哈,你还说没有。"金泰亨眯起眼睛,用力环住他的脖子,"快给我老实交代!"


两人之间的距离太近,田柾国总觉得连偏头都做不到。生怕不小心就碰到对方的嘴唇。偏偏他又是个嘴笨的,被金泰亨连续的玩笑话捉弄到什么都说不出来。


金南俊看到的便是金泰亨和田柾国扭成一团的画面。他头疼的捏捏鼻梁,"喂,精神很好嘛。"


队长的威严还是很有的。闻言,金泰亨乖乖的松开了手,"南俊哥。"


金南俊指着一脸泫然欲泣的田柾国,"又欺负忙内?"


"又?我什么时候欺负过他。"金泰亨很是委屈的摊开手,"队长偏心不要太明显。这小子根本就是团霸啊。"


田柾国扯了扯因为打闹而松松垮垮的衣领,"我去洗澡。"说完慌慌张张的从金南俊身边挤出去。


房间里剩下的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他到底怎么了?


——你不是队长吗?而且还是roommate。少年的悸动你看不出来吗?


——呀西,金泰亨你!等等,什么悸动?


——我怀疑他在恋爱中。


呼。


田柾国关上浴室门,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要保守秘密真的很困难呢。


他想起刚刚和哥哥在line上面聊天的内容,为难的抓了一把耳朵。


啊,痛。


「有什么办法可以控制住耳朵的出现吗?」


「刚开始都有点困难。不过没人会发现啊,柾国你在担心什么。」


「不是,该不会有人看到你的耳朵了吧?哇呀呀呀,田柾国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快告诉我是谁?」


田柾国看着不断跳出来的对话框,心烦意乱。


「没有谁,我就问问。」


消息还没发送成功,他哥哥的电话就直接打了过来。


"喂,哥哥你会不会太激动了。"田柾国话都还没说完,便被电话那头的人毫不客气的打断,"哈哈,是有人问你了吧?是谁是谁,你跟我说吧,我保证不告诉爸妈。"


"说了没有谁。"田柾国搓着枕巾上的小线头,头一次觉得他哥哥太过婆妈。


"我不信。"哥哥的声音很兴奋,"你不告诉我也可以,总有一天我会知道的。但是你喜欢的对象有没有很吃惊?毕竟是兔子耳朵诶,还会动的那种。"


田柾国强忍住直接挂断电话的冲动,一板一眼的回答,"有完没完。"


"你对你哥的态度也太凶了吧。"对方不满的指责着他,"还是小时候可爱啊,随便怎么逗都可以,还不会哭。现在真是越来越不乖了,也不知道你喜欢的人受不受得了你。"


呵呵。田柾国冷笑两声,直接按下了结束通话的图标。


所以,比起那对无法控制的耳朵,现在他更关心的是另一件事。他,是喜欢金泰亨吗?


洗完澡回到房间的时候金泰亨已经不在了,倒是他的室友—队长大人,严肃又期盼的看着自己,"柾国啊,我们聊聊?"


是问句没错,但并不是在征求自己的意见。


田柾国觉得头顶的耳朵一抖,"啊,换下来的衣服我还没收拾。"


接着夺门而出。


他知道这场谈话躲不过去,金南俊有的是时间、机会跟他详细的说道,可眼下他暂时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


田柾国踩着拖鞋,一路噼里啪啦的跑到厕所。手掌捧起冷水,拼命的往脸上去。冷静冷静冷静,田柾国你一定要冷静。


镜子里的人脸上挂着水珠,圆溜溜的眼珠子,再加上那对可笑的兔耳朵,突然就觉得怎么看怎么奇怪。从生日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一直相安无事,为什么,为什么金泰亨突然就能看到自己的耳朵了呢。


喜欢这两个字,对他来说好像还是太过陌生。至少田柾国理解的喜欢,和哥哥告诉他的相差甚远。


他以为和队里其他哥哥们的相处,不过是随着时间流逝而慢慢习惯的行为。他喜欢这个团队,也喜欢站在舞台上的满足感,当然也喜欢那些追着喊着支持自己的歌迷。可是,被他哥哥点出的事实让他慌了神:只有自己喜欢的人才能看到耳朵。


田柾国没觉得金泰亨哪里不好。


他和对方很合拍。音乐理念上是,开玩笑的风格是,一些生活小细节也是,甚至两人身上还都有那么一只用大拇指和食指捏起来就会出现的大象。


所以,他该怎么办?


金泰亨觉得自己是福尔摩斯。唔,当然,柯南也行。


谁让忙内的举动越来越让人心生疑惑。他引导队长去跟对方谈心,最后还被数落着太无聊。哼,也不知道那小子是怎么骗过金南俊,又骗过其他人的。金泰亨不相信对方没有秘密,既然没人站在他这边,就算只有自己一个人,也要证明给大家看。


待机室里。


金泰亨补完妆后就挤到田柾国附近的沙发坐下。一会儿就轮到他们表演的顺序,所以身上裹着的羽绒服外套都放到了一边,只有田柾国,不但穿着,还把帽子扣在了头上。


金泰亨一把抓住对方的手,"奇怪,不冷啊。"


"哥。"田柾国飞快的抬眼看他,"我不冷。"当然不会冷。对方干燥又温暖的掌心简直像是他专属的暖宝宝。


"那你还穿着外套?"金泰亨说着就松开手,去拉羽绒服上面的拉链。


田柾国下意识的往后闪,动到一半觉得自己反应实在太大,尴尬的顿在那里。心中一边默念耳朵要听话,一边由着金泰亨把他的衣服垮下去。


"吼吼吼。"金泰亨发出奇怪的旋律,"年轻人别怕冷。"


发现田柾国瞪圆了眼睛望着自己,不由感叹:忙内就是忙内,做什么都可爱。于是开开心心的揉了对方的脸,嗯,手感果然很好。正好staff开始挨个喊名字,他笑眯眯的拉着田柾国的双手,把人从沙发上扯起来,"该去standby了。"


签售会最后的合照time金泰亨玩的很疯。其他成员们都依次退场后他还兴致勃勃的不想离开。


田柾国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冒出来的想法,操起旁边礼物箱子里的光剑就挥舞着冲了出去。金泰亨一愣,很快就笑着跟他闹成一团,最后两人分不清前后的一起消失在幕布后面。


像是很嫌弃两人的幼稚举动一般,在金南俊的带领下其他人都已经先行移动。田柾国手里还握着那把散发着荧光的剑,"好累。"


金泰亨像往常般那样,仗着还存在的身高差伸手想去揉他的头,却僵直在半空中。


除非他瞎,那田柾国头顶上那对,一定是兔子耳朵。那耳朵像是与生俱来一样,挺立在对方黑色的发丝中,时不时的微微抖动。


金泰亨被眼前看到的东西震惊了,他捂住自己的嘴。如果不这样做,下一秒他一定会尖叫出来。可是,为什么身边经过的staff 们却熟视无睹。那么明显的兔耳,他们难道看不见吗?


田柾国走出去几步才发现金泰亨还站在原地,他心情很好,都暂时把耳朵带来的困扰抛在脑后。他招招手,"哥,快走了。"


金泰亨小心翼翼的把手放下,把快跳出来的心脏吞回去,冲着田柾国点点头。"好。"


回归以后的行程安排的紧锣密鼓,田柾国也终于分不出那么多闲心去关注头上的耳朵。况且金泰亨好像也没有再出现看到兔耳朵的表现,所以他也落得轻松自在。


排练结束后,田柾国蹦蹦跳跳的从舞台上下去。


金泰亨走在最后面,指着对方不停的耳机抓住身边的朴智旻,“你看。”


朴智旻接过旁边cody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汗,顺着金泰亨的手指望过去,“我们柾国精力真好。”


“然后呢?”金泰亨不死心的追问道。


“果然是忙内啊!”朴智旻感叹着,一路小跑追了上去。


金泰亨看着对方从后面搂住田柾国,很明显是没有看到那对兔耳朵。


“呀、呀,和我自拍一张吧。”金泰亨绕过中间的几个人,挤到田柾国身边坐下。他斜着眼睛偷偷看了一眼,然后把手机高高的举起来。另一只手环过田柾国的肩膀,伸出食指和中指,比出一个大大的V字。


田柾国配合的咧开嘴呲牙笑,头和对方碰到一起。手机屏幕里,他的兔子耳朵只装进去一半。田柾国突然想,如果这对耳朵是在金泰亨头上应该会很可爱。


金泰亨满意的连按了几次快门,然后像宝贝似的捧着手机离开。他凑到闵玧其面前,把新鲜出炉的自拍弄出来,“好看吧好看吧?”看到田柾国头上的耳朵了吧?看到了吧?


闵玧其意外他过分热烈的口气,没办法,把手机拿过来认真的看了看。“恩,柾国挺可爱的。”


“还有呢?”金泰亨欲言又止的,满是期望的诱导闵玧其继续往下说。


可惜闵玧其失去了耐心,摇摇头重新戴上了自己的耳机。


金南俊一对上金泰亨意有所指的眼神就立刻摆了摆手指。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金泰亨走到桌子旁边,把那上面随意摆放的小玩意儿拿起来看了看。


“猜都猜得到你又要说柾国怎么怎么了。”金南俊推了推鼻梁上的框架眼镜,“我问过他了,他很好。我倒是觉得你有问题。”


金泰亨装模作样的抽抽啼啼的,“我怎么了?我关心成员有错吗?”


两个人正说着,田柾国端着水杯开门进来。金泰亨立刻闭上嘴,下意识的往他头上看去。喏,兔耳朵果然还在。


田柾国一看到金泰亨就情不自禁的抖了抖耳朵,“泰亨哥。”


金泰亨眼皮一跳,按下了心里的疑惑,“你回来啦。”


田柾国点点头,“来串门?”


金南俊在后面冷笑一声,吓得金泰亨急急忙忙把话接过去,“没有没有,我就随便看看。南俊哥、柾国,你们早点休息。”


对于金泰亨这种好奇宝宝,有不明白的秘密只能憋住的感觉简直是一种最痛苦的折磨。比后背上够不到的瘙痒还要难受。这几天,他用各种明示暗示问过队里其他人,大家都用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给他回应。金泰亨真的很挫败。


可田柾国的反应实在不像是有异样,所以金泰亨也还有些拿捏不准。


田柾国在阳台接了差不多十来分钟来自他哥哥的电话,围绕着耳朵的话题讲到最后又是不欢而散。他烦躁的情绪收也收不住,那对兔耳朵也不自在的动来动去。田柾国把手机塞进裤子口袋,径直走向厕所洗漱。


找到自己的杯子,拿出牙刷挤上牙膏,田柾国刚把嘴里的水吐出去,就觉得头顶一痛。耳朵被人揪住了!


整个脊背都在那一秒被冻住,田柾国瞪大了眼睛看着镜子照出来的身后的人:金泰亨又是疑惑又是惊喜的,手放在他的耳朵上,时不时的抓挠几下。


毫不夸张的,田柾国手里的牙刷直直砸进水槽中。脑海中自动响起打电玩通关失败时才有的game over的效果音,如果放在动画里,这种情况下还应该在画面上加入夸张的电闪雷鸣的效果。


金泰亨没想到自己一时手痒会把人吓成这副模样。幸好这会儿大家都在各自房间,客厅里也没人。他侧身挤进洗漱间,然后把还傻站着的田柾国拉进厕所,从里面反锁上门。


"你你你。"田柾国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清楚,不知道是要追究对方弄疼自己耳朵的责任,还是要震惊原来对方真的能够看到自己的耳朵。


金泰亨手掌很大,一把捂住田柾国的嘴,"小声点!你想让大家都听到吗。"


摇头。


"那就老老实实的解释给我听。"


面对这样赤裸裸的威胁,田柾国也只能乖乖的点头。


在淅沥沥防止其他人偷听而故意制造出的水声中,田柾国给金泰亨讲了一个光怪陆离的奇妙故事。


"哦,所以说这东西是成年以后才有?"金泰亨若有所思的摸摸自己光溜溜的下巴,试图从那里抓出一把仙风道骨的胡须。


"是耳朵,不是东西。耳朵一直都有,但是成年后会被发现。"田柾国很认真的纠正了他的说法,"泰亨哥,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看着我,我觉得很恐怖。"


金泰亨笑嘻嘻的又伸手摸了一把,"好好玩。"末了又补充一句,"和你很配呢。"


这根本不是配不配的问题吧,田柾国眼睛往上看,觉得耳朵最外层那圈细细的绒毛都快被金泰亨摸掉了。他扯扯对方的袖口,"别弄了,不觉得我很奇怪吗?"


"你在担心我讨厌你吗?"聪明如金泰亨,直截了当的戳穿了田柾国真正想问的问题。"你真是太不相信你哥了。"


田柾国脸更红了,"我不是那个意思。一般人看到这个,都会觉得是什么怪物吧。再亲近的人都一样。"


"有你这么可爱的怪物吗?"金泰亨手放下来,顺手在他脸上用力捏了一下。然后看着田柾国想叫不敢叫的表情笑出声来,"我和其他人可不一样。"


"不过好像只有我能看到呢。"金泰亨想到了问题的关键,"其他人好像根本没有发现。这又是为什么?"


啊?要实话实说吗?总感觉实话实话就变成了表白的气氛。田柾国纠结的想了又想,最后用一个事实而非的答案搪塞了对方。"我哥哥没有说的太清楚,大概是因为我们磁场相近。"


金泰亨还算满意这个答案,没再为难田柾国。"莫名有了被神选中的感觉呢。放心,我会替你保密的。"


入睡前田柾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同屋的金南俊被他逗笑,"干嘛这么老气横秋?"


田柾国把被子拉上来,盖住自己下半张脸,"解决了一个大问题。"


"解决了就好。"金南俊翻了个身,"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就说话。"


"好。"田柾国应声,可惜对方的好意他只能心领。不是喜欢的人就看不到耳朵,这么想想真是对不起南俊哥。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讲着闲话,终于困意袭来,田柾国说了晚安就又往被子里缩了一点。接着他们的房间被敲响,一个熟悉的声音问道,"我的床铺被水打湿了,能过来挤一晚上吗?"


金泰亨绝对是故意的!


田柾国关掉灯,上床。对方倒是已经把自己要睡的位置留出来。什么玧其哥睡得早吵醒了很可怕,什么朴智旻睡相不好,什么hobi哥喜欢自摸根本都是借口吧,田柾国被金泰亨摸着耳朵无比悲哀的想到。对对对,反正队长哥也是惹不起的,只能和自己一起睡还真是能说得通。


金泰亨不知道是要干什么,在兔耳朵上又摸又吹气。田柾国不敢弄出动静,再一次忍气吞声的连制止都做不到。"柾国上面的兔耳朵能听到我说话吗?"


金泰亨钻回暖烘烘的被窝,捏了捏田柾国的耳垂。


很舒服啊。田柾国眯起眼睛,出道时的签售会金泰亨就这么干过,他很喜欢。


"小兔子,我在问你话呢。"也是怕被金南俊听到,金泰亨的嘴唇都差不多要贴到对方的耳朵上。


"我不是小兔子。"田柾国一下子没控制住音量,结果房间里另一位被他遗忘的人发声提醒自己的存在,"金泰亨你别逗他,再不睡觉我就把你扔出去。"


金泰亨连忙道歉,然后把田柾国的兔耳朵一通乱揉。


"我不是有意的。"田柾国小小声的,边说边戳戳对方的手臂,"我的耳朵借给你玩。"


金泰亨又没有真的生气,但还是很受用田柾国服软的样子。他顺着耳朵上的毛,那柔软的触感实在让人享受。"真乖。"


说着鬼使神差的在耳朵上面亲了一下。亲完自己都愣住了,当然被亲的人也是。


但是对方的反应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田柾国突然伸手抱住他,然后在黑暗中摸索着,礼尚往来的在他头顶上碰了碰。这,也是兔子家不一样的感谢方式吗?


闵玧其觉得队里最小的两个最近关系越来越黏糊了,不光朴智旻这个忙内向日葵整天不满的抗议,他都要有点看不下去了。待机室里、保姆车里、宿舍里,田柾国身边一定有个金泰亨。


也就差没有一起上厕所洗澡了。


闵玧其翻个白眼,决定不再让自己的眼睛受到伤害。


自从金泰亨摸着田柾国的兔耳朵睡了很香甜的一觉后, 就跟吸毒上瘾似的逮到机会就要蹂躏一番。反正只有他能看到,也不就不担心其他人有什么异议。


田柾国不包含在其他人里。


他并不是反感金泰亨那些亲昵的举动,只是对方有时候下手没有轻重,搞得他有点苦不堪言。头顶的兔耳朵很容易敏感,被金泰亨摸摸揪揪的,一不注意就开始撑小帐篷。


田柾国拉紧身上长长的羽绒服,把自己裹起来快速走去了电台的厕所。


这么点休息时间,当然不够他自己撸一次,但至少能平复一下那该死的生理反应。在心中默背了几段歌词,终于没有那么激动了。田柾国整理了一下衣服的下摆,把它好好的塞进裤腰里。正打算推开隔间的门,就听到朴智旻那标志性的声音,"金泰亨,你不要和我抢忙内。"


田柾国顿住了,现在出去应该会很尴尬。


"哈哈哈哈,不是抢不抢的问题。"金泰亨的音调很高,还带着藏不住的得意,"忙内就是更喜欢我啊。嫉妒死你!"


朴智旻在金泰亨背上拍了一下,"我才不是嫉妒。"


"你不是嫉妒是什么?"金泰亨做个鬼脸,"我喜欢忙内,忙内也喜欢我,啦啦啦啦。"


"哇,金泰亨你王幼稚!"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吵闹着,完全不顾及厕所里是否会有其他人。洗手台传来的水声消失后,厕所里终于又安静下来。田柾国摸摸温热胸膛下扑通扑通跳不停的心脏,刚才,金泰亨是说喜欢自己吗?糟糕糟糕,太糟糕了。他感觉自己快要燃烧起来。


哥哥,我好像恋爱了。


金泰亨万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田柾国堵在杂物间。


前几天对方义正言辞的找到他,说是希望金以后不要再对自己的耳朵动手动脚了,因为会不舒服。田柾国说的一本正经,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虽然脑子里的问号都要塞满了,可金泰亨还是照他说的没有再去捉弄对方。


但每每看到兔耳朵从自己眼前经过总是心痒的不得了。不是说磁场相近才能看到吗?那怎么又故意无视我。


两人的关系又回到了之前那样,金泰亨有些莫名的不爽。或者说,吃醋?总之就是不喜欢田柾国不理自己,不让自己接近。


金泰亨本是准备拿着硬币去放送局一楼大厅的自动贩卖机买咖啡,等电梯的人太多,他没有耐心,就打算转身从消防通道下去。


人还没有走到通道门口,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带着跑了几步。金泰亨心想这是什么光天化日下绑人的把戏,砰的一下,杂物间的门大力关上。


面前的田柾国眼睛亮的不像话,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金泰亨心里毛毛的,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气息,狭小的空间连躲避的条件都不具备。不是在和我闹别扭吗,这又算什么。


田柾国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歪头笑着问,"泰亨哥,你闻到了吗?"


"什么?"金泰亨皱起鼻子嗅了嗅,"你用香水了?"


田柾国身上往前倾,"你闻出来我在吃什么味道的棒棒糖吗?"


是危险的距离...金泰亨头不自在的偏了偏,一不小心就轻轻撞到墙壁上。"我不知道。"杂物间堆着奇奇怪怪的箱子,一层垒一层,闷热的感觉让金泰亨更不爽了。


"是哥最喜欢的草莓味。"田柾国说着,把嘴里的硬质糖果嚼碎,伸出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是,是吗。"金泰亨有些僵硬的叫了对方的名字,想制止眼下貌似离谱的行为。"田柾国?"


是蠢蠢欲动,是迫不及待。


田柾国双手颤抖的捧着金泰亨的脸庞,毫无预兆吻住那红润的嘴唇。


金泰亨猛地瞪大了双眼。


他能感觉到田柾国的舌尖富有技巧性的撬开自己的嘴唇,小心翼翼的扫过他敏感的上颚。他们的牙齿碰撞在一起,根本没有喘气的空闲。


棒棒糖还没有完全融化。


草莓味。


草莓味的棒棒糖。


应该要拒绝的却没有拒绝,这个来自比自己要小上两岁弟弟的吻。不是什么道德感之类的东西,只是单纯的羞耻和没来头的心动。


"我没有骗你吧,是草莓味的。"田柾国放开他。虽然每次被摸到起反应,但是没有金泰亨,又好像很不习惯。他尝试了几天,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浓浓的烦躁。


金泰亨眼神开始闪躲,看准了空当就想往外跑。


可田柾国反应更快,从背后把人抱住,"为什么要跑?泰亨哥不是喜欢我吗?"


腰间的力度不容忽视,撞进去的胸膛也炙热的可怕。


金泰亨放弃挣扎,不敢回头看对方的眼睛。"我是很喜欢你,可是......"


"可是什么?"田柾国执意要个答案,"哥都摸过我的耳朵不是吗?那就要对我负责啊。"


"那是什么奇怪的说法。"金泰亨闭上眼睛,全身的血液都冲到了被田柾国靠近的耳畔。而四肢的行动也迟缓起来,由着对方把自己转过身。


田柾国头顶的兔耳朵并在一起,像是很紧张的样子。


这么一看,金泰亨就又笑了,"兔子。"


"昂?"田柾国微微低下头,让他更好摸到。"泰亨哥喜欢吗?"


"喜欢啊。"金泰亨点点头。


"喜欢耳朵还是喜欢我?"田柾国瘪嘴看着他,他很害怕对方只是因为那对毛茸茸的耳朵,才说的喜欢。毕竟这种东西可不常见,新奇也有趣。


"都喜欢。"恼人的问题以后再去考虑吧,目前还是对面站着的人更应该珍惜。"我喜欢柾国,也喜欢柾国的耳朵。"


田柾国竖起食指,在嘴唇前面嘘了一声。"告诉哥一个密码。"


金泰亨本能又把头凑了过去,"快告诉我。"


田柾国心满意足的把人抱住,虽然初kiss的地点不算浪漫,但他打算以后好好的补偿给对方。


"只有我喜欢的人才能看到耳朵噢。"



感觉可以脑补很多🤭

太甜了太甜了

一只英俊:

半夜被醉酒回家的某人拉起来自拍
[生无可恋.JPG]

#磊千#
“同学们,今天咱们班转来了一位新同学小易,大家欢迎👏……小易,你先找个位置坐下来吧……”
“嗯,好。”
“老师我这儿正好有空位置,让他坐这儿吧!”

【易个脑洞🧐
又名“关于三石同学前两天微博在线三个小时的解释”
ps:可能时间前后对不上……大家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

二十,乖,来照张相📸
(二十内心:OS:他想拍照你就让他拍,你不爱我了吗😾